官方微信
【原创】富士康终于给“iPhone装上了四个轮子”
富士康 | 造车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1-10-23 09:46:07 阅读:3661
摘要梦想总是要有的,没准就实现了呢?

撰文 | 罗艳

“今天就我个人而言,这款车是我71岁以来收到的最好生日礼物。”

在2021 鸿海科技日上,鸿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将一辆电动汽车开到了现场。

10 月 18 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科技正式推出三款电动汽车,分别为纯电 SUV Model C、纯电轿车 Model E 与电动巴士 Model T,这三款车型由鸿海集团与裕隆汽车成立的合资公司鸿华先进打造。

一口气发布三款电动汽车,其侧重点有何不同?

Model C是以电动车开放平台打造的首款车型,定位上为纯电本质最适化SUV。Model C 搭配0.27 低风阻造型设计,在性能版本0到100 公里加速度仅需3.8 秒,并提供700km 的长续航力。

Model E 是鸿海与意大利设计公司Pininfarina共同开发,定位是豪华旗舰轿车,具备750km超长续航力,解决电动车用户里程焦虑的痛点。

Model T 是一款智能城市运输巴士,最高可搭载400 度的电池,续航里程超过400公里,在满载条件下,最大爬坡能力可达25%;最高车速每小时可达120 公里。

从富士康推出的这三款电动汽车可以看出,从经济型家用车,到智能化高端车型,再到大型商业用车,富士康采用多点布局来占有市场的意图十分明显。

“造车”的执念

多年前,特斯拉CEO马斯克曾调侃道“与手机与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说,给我造辆车。”

显然,这个观点,郭台铭十分不认可。在内部会议上,他很多次判断,“既然我们能造iPhone,为什么不能造电动车?不过就是四个轮子的iPhone而已。

于是,造“四个轮子的iPhone”的种子,在富士康的内心开始扎根,萌芽。这一年,是2005年,截止目前,富士康已经在汽车领域“摸爬滚打”整整16年,这颗种子,第一次长出了三个果实。

2005年,鸿海用3.7亿收购了拥有40多年制造经验的台湾汽车零件厂商安泰电业。正式进入汽车领域,安泰作为中国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制造商之一,为福特、大众、上海通用、马自达等汽车公司服务。

随后,富士康逐渐在汽车行业中多方布局。2013年,富士康成为宝马、特斯拉、奔驰等车企的供应商。2014年,富士康宣布与北汽合作,共同投资研发生产制造新一代动力电池,紧接着又拿出50亿在山西发展电动车产业。此后不久,富士康旗下子公司锂科又在安徽投资20亿,成立了锂电池生产基地。

正当富士康认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时,富士康却铩羽而归。2015年,富士康与腾讯控股、和谐汽车开展合作,双方按照3:3:4出资,成立了和谐富腾,将汽车业务拓展到了整车领域。但不足两年,这家公司就被拆分了,分别诞生了如今的拜腾汽车和爱驰汽车。

这次失败,也让郭台铭意识到,造车并非真的只是“给iPhone装上四个轮子”那样容易。郭台铭决定换个策略——投资。

2016年,富士康携8亿元投资滴滴,尝试出行领域;2017年,向宁德时代投资10亿元,获得其1.19%股权;2018年,投资小鹏汽车B轮融资,但都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一连串的失败,并未让富士康打消造车的梦,反而让其看到了造电动车的前景。2020年,富士康一改之前的作战谋略,直接将“造成梦”公布在大众视野。2020年1月份,富士康先后与拜腾汽车、吉利控股签署合作协议,同时还吸纳了包括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执行副总裁郑显聪的加入。

同时,富士康还不断扩大与汽车相关的产品阵容、签署供应协议、寻找技术开发伙伴与打造关键技术,并推出了自家第一个电动汽车底盘平台MIH和相应的软件平台,还公布了2024年推出固态电池的计划。

可以说,在造车路上,富士康几乎转遍了造车的上下游,涵盖电池、软件等。

2021年,富士康终于实现了造车的梦想,一口气公布三款电动汽车,成为跨界造车的又一赛道选手。以后,谈到富士康,除苹果代工厂为人所知的标签外,还得再加上电动汽车这个标签。

摆脱苹果 OR 苹果汽车代工厂?

事实上,当富士康推出电动汽车后,行业人士谈及最多的就是苹果。

有业内人士判断,富士康此举是为了摆脱苹果的限制。富士康的代工业务主要以消费电子为主,其中苹果的订单占据着富士康一大半业务。例如,2020年,苹果公司在鸿海精密集团订单总额为980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54%。也就是说,苹果销量好,对代工需求就高,反之亦然。

但苹果显然不这么想,最为明显的是,苹果为了防止代工链条一家独大,开始将订单向立讯精密、歌尔股份、和硕和纬创资通等公司分散,这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富士康订单下降,从而影响富士康的利润。另一方面,富士康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劳动成本逐年上涨,富士康的短板开始显现。代工厂的优势正在消退,富士康也不得不谋新的出路。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判断,富士康真正的目的是想成为苹果汽车的代工厂,继续延续其“代工厂”的角色。

追溯起来,苹果想造车,在2008年的时候就已经向市场透露出这个信号。2017年,一份内部商业报告才透露出苹果汽车的一些信息:未来的苹果汽车彻底颠覆了传统汽车的样子,车内更像一个休息室,没有方向盘和踏板,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

虽然现在苹果还未造出汽车,但作为苹果的代工厂,业内人士判断,富士康造车此举可看做未雨绸缪。假如以后能拿下苹果的订单,就会进一步突破外界对于富士康的造车能力的认识,也就相当于给外界证明富士康:“我不仅可以代工苹果手机,也可以代工苹果汽车”。

三款电动汽车只是开始

总的来看,不管是摆脱还是未雨绸缪,摆在富士康面前的主要问题从来都不是来自外界的猜测。

富士康的首款车型MODEL C将于2023年才投放市场。而现在跨界造车的势力里包含了创维、360、小米等大佬,等到2023年时,全球新能源市场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届时,富士康如何面对比当下更严苛的市场需求及挑战?

从技术层面来看,富士康这么多年在汽车领域已经布局得十分完善。不仅有一套成熟的生产体系,还有包括与吉利、拜腾汽车等多家车企的技术加持,可以让富士康在一年的时间里顺利搭建完整的造车体系。

除了有造车体系还远远不够,富士康还考虑到了制造电动汽车的核心要素,软件。

2020年10月16日,富士康公开MIH电动模块化平台,该平台是富士康与裕隆汽车合作打造而成,对其他汽车公司开放。同时,鸿海还成立了MIH联盟,鸿海把MIH软硬平台的底层结构开放出来,让开发者在框架内进行设计开发。根据刘扬伟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20日,MIH联盟共有736家全球厂商加入。

2021年5月,富士康还与Stellantis集团各出资一半组建了合资公司Mobile Drive,主要业务为开发数字驾驶舱和个性化连接服务,专注于信息娱乐、远程信息处理和云服务平台开发。

软硬件的全面部署,加上富士康自身的供应链优势,鸿海集团在会上介绍,预计到2025年纯电动汽车占其制造营收比重达5%,营收规模目标300亿美元,其中40%的零配件由鸿海集团自制

不得不说,富士康雄心壮志,有大展宏图之势。但市场瞬息变化,2023年来临之际,富士康将面临什么问题,尚未可知。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接下来富士康势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毕竟这来之不易的“造车果实”还需要好好呵护。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