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软银造人形机器人“心不死”
人形机器人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1-10-08 11:16:18 阅读:4522
摘要人形机器人,柳暗花明还是荆棘丛生?

【文/伍不易】近日,软银集团CEO 孙正义在公开场合表示,在Pepper之后将推出新一代功能更强大的智能机器人Smabo(Smabo,smart和robot两个单词的合并缩写),他指出,这个机器人是软银的愿景基金与18家公司合作开发的人工智能机器,其能力将远远超出只会跳舞和开门的Pepper。孙正义在当天的主题演讲中还展示了人形机器人奔跑和跳跃,以及筒状机器人清理地板的视频。

孙正义进一步表示,这种机器人有可能彻底改变劳动力构成,一个智能机器人可以完成人类每日产量的10倍。在日本,这意味着1亿个机器人可以完成10亿人的工作。

然而,在今年6月,软银以11亿美元的价格将波士顿动力公司的80%股份出售给了韩国现代汽车集团。随后一个月,软银方面表示,孙正义在2014年高调推出的Pepper机器人将于2023年停止销售。

据了解,此前Pepper机器人在日本、中国、欧洲、美国等地的店铺用于接待顾客,全球共生产了2.7万台。本次停产直接导致软银法国业务的裁员,裁员比例预计将达到50%,此前软银也已经就其位于美国和英国的机器人销售业务裁员,裁员比例同样达到50%。

软银机器人集团曾解释称:“由于需求减少库存增加,Pepper被迫停产。如果需求复苏,将会恢复生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软银又一次“沉迷”于人形机器人梦中。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欧美和中国的企业在“人形机器人”上发力。

8月20日,特斯拉表示即将在明年推出一款人形机器人Tesla Bot,能干家务会修车,用途是代替人类进行重复、危险、无聊的工作。

8月17日,波士顿动力双足人形机器人Atlas 大秀跑酷技能,展示了单手跨栏、后空翻下台阶、过独木桥、跳箱子、走斜板、支撑跨栏等高难度动作。

7月,优必选发布了全新一代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Walker X,这款机器人也是中国首款可商业化的大型双足仿人型服务机器人,是优必选经过九年的硬科技拓荒,Walker在五年里完成四次迭代的新一代成果,可落地于科技展馆、影视综艺、商演活动、政企展厅等场景。

3月,北京钢铁侠科技有限公司中标国家机器人宇航员项目——北京控制工程研究所空间仿人智能操控系统。这一项目的中标不但开创了中国空间机器人新品类,也使得双足大仿人机器人的应用场景拓展到航天领域。钢铁侠科技公司研发的双足大仿人机器人,可用于科研教学、展览展示、行业应用,未来可用于智能服务、体育竞技、养老、救援、娱乐陪伴和航空航天等领域。

这些企业为何愿意不惜代价持续投入研发?

首先,从大趋势和大愿景来看,如果技术成熟,人形机器人将可能把人类从重复、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让人们去做更有深度和挑战的工作。

如马斯克所言:“虽然将来可能并不缺乏劳动力,但体力劳动将成为一种‘选择’。”波士顿动力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由Atlas机器人带来的硬件和软件创新,将会逐渐的应用到波士顿动力其他机器人身上,从而有机会在其他机器人身上感受到这些技术带来的进步。波士顿动力致力于将Atlas推向极限,以发现下一代机器人的移动性、感知力和运动智能等性能。

因此,人形机器人有望在提升效率、提高生产力的同时,为人们提供更多交互形式,让工作和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回归现实,受限于不成熟的技术和高昂的成本,近几年人形机器人始终不温不火。如当前的AI技术难以实现理想的交互,电池性能和控制技术也没有得到明显提升。因此,如果企业们试图通过人形机器人在中短期内拓展现金流,并不会那么顺利。

另外,人形机器人的商业之路是无法绕过去的一道坎。

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所长卢彰缘认为,服务机器人相对于工业机器人起步略晚,目前除了家用扫地机器人获得快速起量外,其余2B市场的服务机器人还处于场景摸索阶段,疫情后的配送机器人获得快速发展,属于典型的催化效应,像医疗机器人就属于高技术壁垒、高客户壁垒的领域,技术和成本都还是问题。

而如今在人形机器人领域,业内公认的技术最为强大的企业就是波士顿动力,其一直深耕于此,至今已有数十年的技术积累,即使如此,波士顿动力每一次在视频中的惊艳表现,其背后是无数次的尝试、调整,才完成了这些特定的动作的,离商业化应用差距甚远。

对于人形机器人公司来说,更实际的办法是找到几个场景“扎下去”。

优必选的做法是让Walker先在科技展馆教育、影视文娱活动、政企展厅导引等应用场景落地,拓展机场、酒店、养老院等场景的试运行。在持续投入人形机器人的同时,优必选也研发出其他智能机器人,布局人工智能教育、物流、康养、防疫等垂直领域。猎户星空的智能服务机器人也正快速在餐厅、冬奥会等B端场景拓展。

“人形机器人的开发者还要想明白一个问题,它的目标客户到底是谁,是养老机构?医院?还是普通家庭?消费群体不同,可能对于产品的定义也不同。”卢彰缘指出,面向B端的工业机器人公司和面向C端的互联网公司打法差异相当大,前者往往在垂直领域深耕,后者则通过标准化产品批量抢占市场。

此外,被业界诟病更多的问题是:为什么非要“人形”?

业内人士认为,“人形”在工作上并不是多有效率的形态。“事实上,人形机器人最早是场景驱动的,比如餐厅服务员。而现在,餐厅送餐已开始采用配送机器人等其它形态。”卢彰缘说。

从更多场景来看,在仓储物流的工厂,机器人往往酷似货架和手推车的结合版;在自动零售店中,机器人往往只显露出几只机械臂;在清洁扫地方面,人们早已习惯脚边的“移动圆盘”。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人形机器人实现大批量生产仍面临着重重挑战,如优必选CEO周剑在去年一次采访里说,“(人形机器人)要真正进入家庭服务,我觉得至少还需要5-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毋庸置疑的是,它们的出现,为当前的各类难题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题思路。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