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救星变灾星, 田中精机与子公司“反目成仇”的背后
田中精机 | 远洋翔瑞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1-06-10 09:30:09 阅读:2968
摘要田中精机与远洋翔瑞的恩怨何时能了。

撰文 | 伍勿武

2021年第一季度,田中精机营收8814.00万元,同比去年增加4975.05万元;归母净利润1289.13万元,同比增加1128.1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867.14万元,同比增加1085.28万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田中精机2021年Q1较2020年Q1发生营收、净利、扣非净利三连涨的情况,但这样的背后却是过去几年田中精机业绩的不景气。「高工机器人」统计了近四年田中精机第一季度业绩、全年业绩及子公司业绩,发现田中精机业绩的波动与子公司远洋翔瑞是紧密牵连的,2017年子公司净利润增多,田中精机即盈利,2018年子公司净利润减少,田中精机即由盈转亏。

4 拷贝.jpg

但是2019年的第一个季度,公司营收27362.17万元,归母净利润3593.75万元,剥除盈利子公司后业绩却大幅上涨,这背后会是什么?或还要从田中精机和子公司远洋翔瑞的“恩怨”开始谈起?

“救星”

2016-2017年,田中精机与远洋翔瑞是互相的“救星”。

据公开资料,田中精机成立于2003年,自身定位为定制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从事自动化设备的研发、设计、 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主要产品有数控自动化标准机、非标准机以及数控自动化特殊设备。远洋翔瑞成立于2013年,主要业务为以生产加工的模式经营精雕机、高光雕刻机、曲面雕刻机等产品,并从事电动设备和数控设备生产。

两家公司分别处于3C领域不同的环节,本该交互较少,但随着两者都遇到困境,两者开始相遇。

2016年,业绩连续下滑的田中精机开始寻求自身的转型之路,恰巧此时的远洋翔瑞为扩大经营规模而陷入了资金困境,田中精机需要新的转型方向、远洋翔瑞需要资金用于扩大自身业务板块,两者一触即合,田中精机以3.9亿的价格收购远洋翔瑞55%股权,同时带来3.3亿元的商誉,此笔交易后,作为远洋翔瑞创始人的龚伦勇夫妇合计套现2.9亿且二人对远洋翔瑞的控制权就此旁落。

与此同时,龚伦勇夫妇还作出了高额的业绩承诺,远洋翔瑞2016—2018年度需分别实现利润5000万元、6500万元、8500万元,合计金额为2亿元。

根据2016年相关业绩承诺说明,2016年远洋翔瑞扣非净利润5575.94万元,业绩完成率为111.52%,可以看出,业绩承诺第一年远洋翔瑞交出了满分答卷。而这一答卷同样拯救了田中精机的业绩,据相关年报,2016年田中精机合并报表归母净利润1336.42万元,母公司即田中精机本身营业利润为-153.79万元。

或是2016年远洋翔瑞的业绩给了田中精机信心,2017年9月14日,田中精机公告表示,拟以股份的方式收购远洋翔瑞余下45%的股份。据了解,当时田中精机拟每股作价58.17元/股,而相关数据显示,彼时田中精机的股价为35.65-37元/股。

随后2017年,远洋翔瑞扣非净利润6225.90万元,并未完成业绩承诺,但根据业绩承诺的相关规定,超出部分可累计计入下一年度承诺净利润考核,2016年超出575.94元,合并后远洋翔瑞完成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4.64%。

2017年,远洋翔瑞同样拯救了田中精机的业绩,据年报所示,2017年,田中精机母公司全年实现净利润-1092.78万元。但2017年之后,事情悄无声息发生了改变。

“灾星”

2018年,远洋翔瑞实现扣非净利润882.84元,距离8500万元的承诺金额相差7617.16万元,就此公司向业绩承诺方远洋翔瑞创始人龚伦勇夫妇就业绩做出赔偿,预计赔偿金额为2.13亿元。

同年田中精及业绩大幅下滑,据2018年年报,公司营业收入80332.78万元,归母净利润-8878.58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20557.28万元。公司表示,2018年的亏损是由于对商誉减值准备计提了2.83亿元,对存货、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计提0.58亿元。

就在业绩承诺未达标通知出炉的同时,比业绩迅速下滑更严重的事情出现了,就是伴随着巨额商誉计提而来的“清洗”以及后续的“反目成仇”。

田中精机开始“清洗”。2019年初,远洋翔瑞董事会成员变更为钱承林、藤野康成、龚伦勇三人,钱承林、藤野康成都是田中精机大股东,失去控股地位的龚伦勇再次失去了对远洋翔瑞董事会的控制。2019年4月,远洋翔瑞董事会解聘龚伦勇公司总经理职务、免去董事长职务,同时取消龚伦勇远洋翔瑞法定代表人身份。

紧接着4月27日,田中精机公布其2018年业绩报告,报告中龚伦勇表明无法保证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为“已是虚假记载”。据了解,龚伦勇表示的虚假记载为田中精机2018年年报虚假记载,还称2019年一季度报告同样虚假,彼时龚伦勇对外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是2018年的”,即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实则是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

这就开始远洋翔瑞与田中精机的“反目成仇”。据相关媒体报道,龚伦勇夫妇于2019年12月30日已向深交所递交复核申请的材料,材料显示,龚伦勇等人并不认同田中经济相关说法,龚伦勇夫妇认为,根据远洋翔瑞2018年度的原始财务报表,2018年度远洋翔瑞未经审计的净利润金额为1.21亿元,2018年度完成业绩承诺。

据了解,田中精机2017年与2018年的收入原则的确发生了变化,2017年公司确认收入的原则为收到经客户确定的验收单后,经客户认同并符合合同或协议要求,公司以此确认收入;而2018年改成了按安装调试验收单上的时点确认收入。

龚伦勇夫妇认为,2018年年报的收入确认具体原则发生变更,没有履行相关决策程序及披露义务,这样行为背后的目的性十分明显,是为歪曲和调整远洋翔瑞2018年利润寻找借口。从数据上看,2019年第一季度田中精机营收27362.17万元,同比上涨超过100%。

上述案件仍未解决,导致远洋翔瑞业务持续停滞,让远洋翔瑞负债累累也让田中精机业绩大幅下滑。

据了解,2019年上半年远洋翔瑞实现营收1.78亿元,净利润大幅亏损3078.08万元,自并购以来首次亏损,2019年下半年,远洋翔瑞销售收入仅1730万元,这一收入更是不及上半年的10%。

田中精机同样如此,据相关年报,2019年田中精机营收50306.15万元,归母净利润-19653.22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11441.79万元。

然而田中精机与子公司远洋翔瑞之间的麻烦事仍未了解。2019年4月28日及2019年6月11日,田中精机两次向龚伦勇夫妇发送《关于业绩补偿相关事宜的通知》,通知补偿义务人支付现金补偿款,但龚伦勇夫妇并未予以理会。2019年11月28日,田中精机将争议提交至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12月2日该争议被受理,但因种种原因,截止目前,仍未开庭。

2020年7月20日,远洋翔瑞被申请破产清算,龚伦勇夫妇与田中精机的争论暂时告一段落。但远洋翔瑞从“救星”到“灾星”所带来的业绩补偿以及巨额商誉仍在持续影响着田中精机。

兜了个“大圈”

从表面上,事件已初步解决,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对田中精机而言,这样的现状如同回到了2016年,回到寻找转型之路。

据田中精机2020年年报,公司全年营收3.67亿元,另投资者平台上,田中精机表示,截止至2020年5月6日,母公司对外已签订自动口罩机累计金额9,458万元(不含税),可以看出,口罩机业务占公司营收的比例已超25%,但目前口罩市场已开始饱和,口罩机业务难以让公司营收持续增长。

此外,在剥离远洋翔瑞后,田中精机在技术上也受到较大影响。据了解,远洋翔瑞的精雕技术可以使产品硬件尺寸公差控制在0.01毫米以内,在国内较有竞争力,且远洋翔瑞的软件“远洋翔瑞数控系统”已获得计算机软件着作权,该项技术能让机械手自动取放,无缝对接,为行业内较高水平。

据田中精机2020年年报,田中精机研发投入0.14亿元,研发费用金额同比减少了0.20亿元,研发投入的降幅为58.48%,研发费用占总营收的比例从2019年的6.77%降至了3.89%,公司表示是由于报告期内刨除了远洋翔瑞数据所致,但实际上,或还是公司研发投入不足。

田中精机并未依规行事,导致了两者的“反目成仇”,让两者均都处于麻烦的漩涡中。这一事件告诉我们的是,对企业而言,要成功转型要做到三点,正确选择转型的方向、选择真正可靠的合作伙伴以及依规行事。

田中精机浪费了5年的时间,付出大代价转了一个从“转型成功,业绩大幅上涨”回到“研发水平较弱、回到原本困局”的大圈。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