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2020年机器人行业八大争议性话题
减速器| 末端执行器 | 协作机器人| 汽车集成商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1-01-28 09:19:10 阅读:21581
摘要关于技术方向、产品形态、应用场景尝试与调整的记录。

【文/刘凯程】从1959年世界上第一个工业机器人unimate诞生,发展到现在,无论是传统工业机器人还是协作机器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从中国市场相关数据便可窥一斑。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统计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售16.9万台,同比增长10%左右。

机器人产业高增速的背后是扎根该领域相关厂商关于技术方向、产品形态、应用场景的不断尝试与调整,回顾过去的2020年,高工机器人平台用文字记录了这一年里被火热探讨的话题。

这些话题集中反映了对于行业发展方向的探讨,展现了机器人厂商走向更光明未来的摸索过程,不仅是对过去风起云涌一年的收尾总结,对于刚刚开启的2021年该如何前进也有借鉴意义。(点击下方文章标题即可阅读原文)

01.减速器价格“暗战”

从前几年几千元一台到现在几百元一台就可以批量拿货,减速器的价格“飞流直下”,一次又一次刷新认知。如果说价格竞争最后是为了“薄利多销”,那尚且可以接受,然而,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减速器企业支撑发展的利润已经触底,接近成本承受极限。

对此,有企业认为,低价策略和价格战难以换来市场,不考虑低价策略或价格战。也有企业表示,和出货量大的本体企业合作即使产品价格稍低,也可以通过走量占据市场,还能分摊设备折旧的费用,不断迭代产品。

不管是何种看法,2020年-2022年这三年,将是国产机器人的关键三年,也是国产核心零部件企业的关键三年,这三年的“排位战”将有可能决定未来的行业格局。

02.性能上不去,价格下不来,SCARA该何去何从?

曾经,0.4s的标准节拍被认为是高端SCARA的门槛,凭借性能优势,E公司牢牢掌握市场,掌握定价权;现如今,随着技术的积累,国产SCARA与E公司的性能已经越来越接近,标准节拍要是达不到0.4s都不好意思做SCARA。

SCARA结构已经被解析透了:竞争少时拼性能,性能持平时拼稳定性,然而稳定性的差距最终也会随时量产与时间的推移得到改善。再往下,只能见刀子了——拼价格!

先是Q公司19999的光机,后有B公司18000低价闯入市场,再有T公司直接杀到15000,让人直呼要不起。“盟主”也坐不住了,赶紧推出了乞丐版T系列,然而,市场反应却差强人意。

03.大负载协作机器人“越界”了吗?

从ABB的500g负载单臂协作机器人YuMi,到负载35kg的FANUCCR-35iA,再到负载能够达到110kg甚至是更大的柯马AURA协作机器人,不禁让人开始思考,协作机器人的负载到底多少合适?多大的负载才算是大负载?

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认为,协作机器人之所以称为协作,安全性是保证其能够实现人机协作的基础,负载的增大,意味着其协作的性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打折。

此外,参照大负载的工业机器人,不难发现,随着负载的逐步增加,机器人的控制难度将极大,对机器人的效率和稳定性也带来了一系列挑战

但更重要的问题是,终端用户是否对大负载协作机器人有真正的需求,在大负载机器人应用场景中,一定要人机协作吗?

04.进击的国产机器人 谁能率先迈入“万台俱乐部”?

一方面,喊着“国产化替代”才是出路的国产机器人企业,其终局一定是在高端赛道上与外资品牌的“短兵相接”,提升国产机器人的品质,啃下“硬骨头”是命定的抉择。

而另一方面,在低端通用市场,随着这几年国产机器人的耕耘,其渠道开发的上限也几乎已经达到。

从目前国产机器人销量来看,实现破千台的企业数量迅速增长,已经有包括埃斯顿、埃夫特、华数机器人、配天机器人、卡诺普、钱江机器人、台达、众为兴、昌泓、图灵机器人、广州数控、伯朗特、尔必地等(协作机器人企业和自产自销企业除外)企业已经跨入“千台俱乐部”。

“销量何时破万台”成为本体企业的下一个“小目标”,也注定是国产机器人一、二线品牌的分水岭,站在新一个十年的起点,不免让人心生期待:到底谁将第一个跑出来?

05.谁来分羹末端执行器市场?

一方面,以协作机器人为代表的增量市场持续放量,将对电动夹爪形成较强的需求拉力;另一方面,以工业自动化为代表的存量市场,众多场景逐渐衍生出电动夹爪替代气动夹爪的新机会。

由于电爪是新兴行业领域,国内外的电爪厂家主要选择逻辑和打法也呈现出不同方向。国外以OnRobot、robotiq等为主的电爪厂家,强调自家产品是以协作应用的末端执行器解决方案,最早业务还是主要集中在协作机器人。

而对于国内厂商而言,从一开始就很少将协作机器人作为主战场,它们的主要目光还是在工业自动化和工业机器人的存量市场上。

06.捂了三年,阿里搞了个“共享工厂”?

2020年9月16日,阿里巴巴正式对外公布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进军传统服装行业。从消费互联网到实体工厂,阿里没有选择赋能之路,而是自己亲自“下场踢球”,是鲶鱼效应,激活整个服装产业链还是挤压中小服装厂的生存之路,业内众说纷纭。

认同者表示,犀牛智造能够依托阿里巴巴海量的购物大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预测,进而为合作商家提供未来产品的销售趋势,帮助品牌商完成了从“以产定销”到“以需定销”的模式转变,减少其库存压力、现金流压力。

质疑者认为,阿里没有传统制造业的基因,犀牛智造在供应侧的工厂制造端改造结果并不明显。而令人担心的是,未来犀牛智造会不会通过整合供应链,让中小服装厂为阿里打工,进而再次形成行业垄断?

07.鞋服自动化,只是伪命题?

2019年年底,优衣库和一家名为Mujin的日本机器人创企合作,推出了可以打包服装的机器人,突破了从生产到出库的最后一道障碍,服装仓库中的机器人可以完全取代人类员工,完成从服装打包到货箱运输的所有步骤。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公开表示,其东京有明仓库实现全自动化后,可以裁员90%……

2019年11月,阿迪达斯宣布其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安斯巴赫和美国佐治亚州阿特兰大的高速工厂(Speedfactory)最晚在2020年4月停止运营。这意味着,经过三年试水,在成本的压力之下,阿迪达斯最终还是放弃了智能工厂。

同样的配方,却是截然相反的结局,不由让人陷入了矛盾当中。“自动化OR人工”,这是一个问题。

08.汽车铸件一体化,下游集成商将会受何冲击?

马斯克宣布将在生产Model  Y车型上启用全球最大的一体式压铸机,能够将Model  Y后车板的零件从70个变成4个,最后是1个。当一体化铸造件开始一步步的取代传统的焊接件时,又会对下游的汽车集成商产生什么样的冲击呢?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对焊接集成商的冲击最大,其次是冲压。首先要面临的焊接工序的减少,其次是要针对铝合金的焊接工艺进行深耕,毕竟铝焊接和钢焊接是完全不同的技术难度。冲压工序的难点在于对新的模具的要求,如果采用一体式铸造,那么模具的成本将会大大增加。

但也有人认为,一体铸造工艺对技术水平的依赖非常高,不会一蹴而就到来,因此对于集成商的冲击不大,或者说不会很快显露出来,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接下来的产业升级。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