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减速器价格“暗战”
减速器| 机器人本体 | 价格战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0-05-13 09:05:11 阅读:10969
摘要价格暗战,市场争夺,格局如何演变?

20200513091202331977.gif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国产谐波减速器格局将会如何演变?

价格暗战

一个客观事实是:从前几年几千元一台到现在几百元一台就可以批量拿货,减速器的价格可谓是“飞流直下”,一次又一次刷新着我们的认知。

从绿的谐波招股书来看,其2018年、2019年谐波减速器的销量分别为9.2万台、8.8万台,每台谐波减速器的价格约为1885元、1632元。从售价上来看,2019年也降价了差不多14%左右。

如果说价格竞争最后是为了“薄利多销”,那尚且可以接受,然而,有不少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减速器企业支撑发展的利润已经触底,接近成本承受极限,而现在,价格还在降。

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来福谐波已经退出伯朗特供应体系了。这家从2017年开始进入伯朗特供应链的国产谐波减速器企业,正面临着低价玩家的冲击。据悉,有些减速器企业给伯朗特的报价已经低至几百元一台。

“价格战是条不归路,坑死的都是同行。”业内人士说。价格竞争虽然历来被嗤之以鼻,但前赴后继者总不缺少,这背后究竟有着什么驱动力?

“排位战”之争

价格竞争最直接的体现和反馈是市场份额,进而影响减速机江湖的格局演变,在不确定性更加凸显的2020年,排位战会比2019年更加激烈,而事实上,有不少企业都认为,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主动出击。

从目前国产谐波减速器行业的情况来看,销量排名第一的绿的,前脚已经踏入资本市场,还需要面临各种挑战,其中变数有很多;竞逐最胶着的,是未来的第二名,从2019年的销量来看,来福谐波首当其冲成为竞争对手的目标,未来这个第二名之争,大族传动、昊志机电、钧兴、同川、聚隆等,都有实力和进击的可能。

在2020年这个时间节点,一方面,外部环境的变化加剧了机器人行业的不确定性,让本体企业生存更加艰难,有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机器人行业的洗牌将加速,接下来,没有竞争优势的企业都将“淘汰出局”,市场的缩窄让行业竞争更加暗潮汹涌。

“从零部件来看,未来伺服电机、减速机、控制器都只剩几个主要玩家。”有人预判,也就是说,留给国产减速器企业的时间不多了。

而另一方面,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影响了减速器企业的战略布局,正如很多业内人士预判的一样,2020年-2022年这三年,是国产机器人的关键三年,也是国产核心零部件企业的关键三年,这三年的“排位战”将有可能决定未来的行业格局。

在这种情况下,也难免会有企业“兵行险招”。

20200513091256743432.gif

减速器企业要迎合本体企业的低价策略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国产减速器企业在供应链上的话语权很低。减速器企业的降价可以说跟本体企业压价是关联的。此前就有某减速器企业高管向高工机器人吐槽:“机器人行业价格被有些企业压得太低了。”

一个有意思的变化是:近日,伯朗特贴出了一份通知《告知非伯朗特一级、二级、三级应用商!》指出:伯朗特机器人、机械手出厂价是裸机价,不含包装费和运输费,安装应用服务费,伯朗特一级应用商、二级应用商、三级应用商的营运费;所有非伯朗特一级、二级、三级应用商均需在伯朗特官方裸机出厂价基础上自2020年5月1日起涨价30%。

20200513090925218529.jpg

“要利润,亏本玩不动呀!”有不愿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指出。按理说,这种情况下,核心零部件企业也可以涨价了,但情况并非如此。正如上述我们所说,有些减速器企业给伯朗特的报价已经低至几百元一台。

伯朗特为何能够在供应链上如此强势?即便是在如此低价格下,依然有企业愿意跟随,有业内人士提出:“诱惑力还是比较大的,毕竟有量,有些厂家不做也要养人,还有设备折旧的费用,和伯朗特合作可以不断迭代产品,还可以少赔点。”

然而,国产减速器企业一定要迎合本体企业的低价策略吗?

昊志机电机器人事业部总经理韩守磊表示,“机器人行业现在还太小,低价策略和价格战换不来市场的,不关乎生死,我们不考虑低价策略或价格战。”

价格始终还是会暗示质量,每家产品虽然长得一样,但是内涵还是有差异的。”韩守磊进一步补充到。

价格竞争此起彼伏本无对错,但击穿成本价的竞争未免让人有草木皆兵的不安和危机感。面对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复杂竞争环境,业内人士众说纷纭。

谁都知道打价格战是一条不归路,这么低,明显是亏损,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再洗洗牌吧,市场还大着呢!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客户拼得你死我活的。”某谐波减速器企业高管表示,“反正谐波减速器行业现在也不赚钱,苦苦支撑着吧!”

历来市场争夺战,不用明说,相互竞争的对手永远能给出最低的单价。目前,减速器行业的市场争夺战就是个珍珑棋局,在干掉大多数竞争对手之前,是无解的。从国产机器人目前的市场容量来看,谁也不可能马上消灭谁,这势必会是一场持久战。

减速器激战背后,也预示着行业新一轮洗牌期的加速到来。但价格战始终只是竞争手段,对于国产减速器企业来说,如何活下来并且活得更好,这才是目的,当潮水褪去,整个行业一步一步显露原型,能在业绩展望上体现多大的价值,要打个问号。

正如业内人士所形成的共识:要取得最终的成功还是要靠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那么,问题来了:降价容易,但想涨上去的时候还能随心所欲吗?

几家欢喜几家愁。2020年,对于部分谐波减速器企业来说,又有一个漫长的冬天需要熬过去了。这场仗,愈发难打,但能怎么办?接着熬呗!

利元亨-尾.jpg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