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再生波澜,印度称富士康当地建厂计划取消
智能制造| 富士康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20-01-08 09:21:01 阅读:10306
摘要1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宣布,与富士康在当地合作建立电子制造工厂的交易已经取消。

【文/千千】1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宣布,与富士康在当地合作建立电子制造工厂的交易已经取消。

印度方面表示:“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竞争对手的表现以及与富士康与苹果公司内部的分歧,都使得富士康与印度政府的合作无法在2020年开个好头。”

作为产业转移的下一站,印度在富士康的大计划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早在2014年,富士康就曾在印度钦奈设立代工厂,但由于订单与生产产品品质问题,富士康也是无奈的关闭了印度钦奈代工厂。

而这一次富士康则是跟随苹果布局印度市场的脚步,做好了业务布局和成本控制之后,富士康二进宫再次失败。

可以说,随着美国威斯康星州显示屏厂的变故、欧洲工厂的被拒绝,富士康“撤离中国”的计划一变再变。面对中国人工成本的上升,富士康除了产业转移,不断选择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或者使用机器人替代人工进行代工业务外,更在不断谋求产业链的上游地位。

富士康的机器人计划

“鸿海在10年前就决定要机器人来取代人力,我们公司内部计划在5年内,把这些工人,我们目标是希望能够拿掉80%,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因为科技已经在这里了。”在2018年6月22日举行的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上,郭台铭就讲到了。

而到现在,富士康及其下属企业共拥有超过8万台机器人,超过1600条SMT生产线,超过17万台的模具加工设备,超过5000种测试设备,第三方开发者3000多位,1000个以上的APP。

通过工业大数据以及工业人工智能的应用,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精密工具智能制造,在提升效益上,富士康的自动化效率提升15%,智能调机换线时间减少10%,实现加工生产过程中85%的智能补正。

此外,富士康率先在精密工具和通讯设备制造领域完成了熄灯工厂的样板改造,对智能工厂建设及改造的整体解决方案进行了验证,实现了离散制造及无忧生产。

2018年已完成改造的熄灯工厂实现营业收入47.66亿元,相较以往生产工序,实现管理效率及毛利率水平的大幅提升。

image.png

阵痛期的工业富联

2017年,鸿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通过一系列资产重组,将60家旗下子公司拼凑成现在的工业富联,并且冠之“工业互联网”概念,这是富士康瞄向未来的一步大棋。

其实当工业富联以“工业互联网”概念寻求A股IPO时,就备受市场质疑:“它究竟是科技龙头还是代工巨头?”

其母公司富士康的手机代工长期依赖苹果等品牌厂商,处于产业链末端。工业富联的业务,一方面是电子产品的精密制造,为全球顶级电子消费品牌代工,而重要的增长点,是用富士康自身积淀的制造业数据、技术和经验,为其他制造企业提供硬件与软件相结合,产品与服务相结合的行业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智能化升级。

一言以蔽之,工业现场试错成本极高,要求赋能者不仅要懂制造,还要有海量数据、经验、方法论的沉淀,不确定性极大。

而通过科技赋能对抗工业现场的不确定性,达到降本增效、降本减存,从而实现工厂无忧管理,这是实现制造到智能的必由之路,也是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所在。

2019年年初,工业富联入选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最聪明的50家公司”,在这个名单中,工业富联与微软、英特尔、特斯拉、百度、支付宝、依图科技等高科技企业并列。郭台铭是希望通过工业富联借助2B类业务打造出全球最大的工业互联网,站上产业链顶端。

但以目前工业富联的业绩报告和股价来看,工业互联网这一先进科技在中国市场的接受度还有待商榷。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