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斯坦德王茂林:工业互联下的智能柔性物流
文章来源自:高工机器人网
2018-12-21 15:14:56 阅读:34101
摘要“大家说现在天气很冷,其实我们不能寄希望于等到天热再采取措施,因为可能还没有天热就冻死了,所以我们要先御寒。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需要靠技术御寒。”在2018高工机器人年会中,斯坦德合伙人王茂林在以《工业互联下的智能柔性物流》为主题的演讲开篇中介绍。

【文/潘敏瑶】“大家说现在天气很冷,其实我们不能寄希望于等到天热再采取措施,因为可能还没有天热就冻死了,所以我们要先御寒。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需要靠技术御寒。”在2018高工机器人年会中,斯坦德合伙人王茂林在以《工业互联下的智能柔性物流》为主题的演讲开篇中介绍。

 1545376568343087.jpg

实际上,工厂仓储自动化的两大价值在于工艺和物流。“斯坦德所做的就是,用技术的手段把无人驾驶应用在物流场景当中,提高物流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王茂林说道。

在他看来,AGV经历了四代更迭,AGV 1.0为磁条或导线导航,主要用于汽车行业的流程自动化;AGV 2.0依靠二维码导航,用于无人封闭环境的仓库,最典型的应用为实现货到人的亚马逊KIVA模式,主要应用于电商仓库。

AGV 3.0为激光视觉SLAM多传感器融合导航,如斯坦德目前正在做的智能柔性机器人,可用于柔性工厂仓库等需要人机协作的室内、低速场景,不需要对基础设施做任何改造,但也只能适用于与人机协作的室内低速场景,仍有规模化、标准化的局限性。目前主要用于3C大、汽车零配件、光伏等行业,将工厂、仓库的物流场景贯穿起来。

AGV 4.0则是复杂场景下的无人驾驶机器人,适用于任何复杂场景,实现端到端智能柔性物流一体化,进一步提高自动化、柔性化、智能化,这是未来的终极形态。

王茂林指出:“我们要在用户的场景当中挖掘我们的市场,本质上很多客户只知道自己的痛点,而不知道自己的需求,而客户需求正处于不断的变化当中。”

首先,人力资源需求与结构在发生变化。2012年至今,我国劳动力人口累计减少2300万余人,90后、00后标榜的也是求职的个性化需求。

第二,消费者新需求导致供给侧发生变化。产品小批量、多批次、个性化的特点,造成生产周期缩短,供求关系强化,按需拓展敏捷化等变化。

第三,新兴行业催生新工艺、新场景需求。如生产线往并联式发展,物流频次上升;环境往多样化发展,且范围越来越广。

第四,工业4.0对信息化生产提出新需求。当工艺和物流实现信息化时,才能获得最高性价比;当对接MES系统时,工厂才能精准控制供应链与生产节拍。

伴随着需求的变化,市场也在不断发展变化。

在王茂林看来,汽车与3C自动化依然是AGV领域的双轮驱动力,其中增量主要来自3C自动化。同时,仓厂物流趋于一体化,机器人可以实现共享,并在仓库和工厂之间自由调配,数据与库存也可以共享,从而精准控制供应链。

目前,AGV已经开始在工厂和仓库中批量应用。王茂林认为,无人驾驶并不是产品目标,而是一种技术理想

如华为总裁任正非所说,无人驾驶是珠穆朗玛峰峰顶,我们现在很难直接一步爬到珠穆朗玛峰峰顶,要学会“沿途下蛋”。所以,斯坦德现在要在攀爬无人驾驶这座珠穆朗玛峰的路上寻找一些可落地的场景。

此外,还有一个明显的市场变化就是“轻量型和重载型AGV协同发展”,如今已出现了海底捞无人餐厅、阿里无人酒店、无人清洁车等,可见工业与商业的应用界限愈来愈模糊。

 1545376591687745.jpg

王茂林从历史发展脉络,进一步分析业务场景的改变是如何来推动技术的革新。现有的AGV 3.0在具体落地当中存在比较常见的三个问题,也是斯坦德踏踏实实花了两年的时间去解决的问题。

第一,可落地。产品本身在设计的时候预设了一个比较理想化的环境,但事实并非完全意义上的理想化场景,产品是否能真正替代掉人是实际应用的关键。

第二,标准化。机器人标准化有利于快速部署,系统标准化则利于实现规模化部署,这是企业盈利的关键。

第三,工业互联网。唯有在项目中才能真正为客户输出价值,因此产品的项目能力,对客户场景的理解能力,以及复杂场景下多机器人与一套系统的调度协调是价值产出的关键。

目前,斯坦德只有Oasis这一个系列的智能柔性移动平台。根据场景不同,Oasis细分成Oasis 200、Oasis 300 以及Oasis600,此外,针对特殊场景还有一些非标产品。

Oasis还可以搭载协作机器人、锟台、自动充电桩等,充电1.5小时后可以满足8小时连轴工作,在标准化的调度系统下完成路径规划和交通调度,充当顺风车、专车的角色,实现跨楼层、跨厂房运作。

基于此,标准化、可以在不同场景下共享的机器人硬件平台,加上标准化的信息调度系统,就可以实现从仓储到出仓,再到最后成品仓的全流程物流链路的运输,打破不同工艺环节物流信息孤岛,让数据真正连通起来。

目前,斯坦德的仓厂机器人共享体系主要有四大版块,以无人驾驶技术为核心的智能柔性机器人产品形成1+N+N+1的体系。

System体系包括标准化接口,一个界面,一套软件,以及调度系统;Robots体系包括标准化底盘,N个机器人,N个物流场景,机器人在不同场景下可调配共享;Tools体系则是赋能集成商和代理商下的非标定制;Service体系实际上是用硬件“搭台”,软件来“唱戏”,在提升产品价值的同时增强客户粘性,同时也可以对服务进行收费来提高企业利润。

 1545376612104785.jpg

王茂林表示:“斯坦德对自己的能力边界拥有很清楚的判断,只做擅长的事情,不与集成商、代理商抢市场。”随后,王茂林也分享了在富士康某CNC车间,歌尔声学某SMT车间,中兴某PCT车间的应用案例和改造效果。

他说道:“每落地一个项目,我们都会亲自跑到客户的工厂蹲点,统计产品为客户创造了什么价值,如这套机器人让客户多久能回本,派出的几个工程师在现场几天可以把这个项目部署完成,客户的工人在几分钟可以上手等等。最后真正帮助终端客户与集成商,实现了一个更加自动化、柔性化和数字化的生产。”

技术本身并不具备价值,而是在产品中对客户输出价值,让客户提高应对变化的能力,加快新产品的引进,实现大规模定制化生产,提高空间利用率,缩短交货期,降低部署售后成本。”王茂林认为,在前沿技术领域,斯坦德与同行充分竞争;在产品与应用领域,我们专心做好自己的事

为了达到“做出好用的标准化产品,形成足够高的性价比,打造和谐的商务关系”的目标,斯坦德的产品在使用前,一天仅需一名工程师即可部署完成,无需场景改造,工人只需10分钟即可熟练上手操作。

在使用过程中,机器人可以稳定可靠运行超过3000小时而不出现故障,行进速度可达每小时7公里,并支持自主充电,可24小时工作;在产品投入使用后,机器人可在不同场景调配共享,模块化的设计有利于产品出故障后可快速修正。

王茂林最后说道:“斯坦德等于更稳定可靠的智能柔性机器人,和我们一起,构造智能柔性机器人新品类,这也是斯坦德的使命。”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