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视点】苹果供应链之殇

2019-04-08 08:58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7560
分享到:

摘要对于苹果来说,2018年下半年真是“多事之秋”:不仅三款新iPhone销量不佳,跟高通之间的专利战也是愈演愈烈,甚至还在德国丢失了iPhone7、iPhone8系列销售权。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廖文清】对于苹果来说,2018年下半年真是“多事之秋”:不仅三款新iPhone销量不佳,跟高通之间的专利战也是愈演愈烈,甚至还在德国丢失了iPhone7、iPhone8系列销售权。

  2019年1月3日,59岁的苹果CEO蒂姆·库克在公开信中宣称,苹果已下调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受此影响,苹果股价当日大跌9.96%,市值则蒸发741亿美元。

  这是二十年来苹果首次承认业绩退步。从全球首家破万亿的科技公司到如今跌下“神坛”,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在库克公开信传播后,更是创下苹果股价下跌的新纪录。截止到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市值蒸发了7816亿美元。尽管前段时间,苹果采取了减产、降价等措施,但还是未能挽救颓势。

  在经历了40余年之后,苹果这个手机帝国遭遇“滑铁卢”,背靠着苹果这棵摇钱树赚得盆满钵满的供应商和代工厂们,又该如何治好“苹果依赖症”?

  富士康:大象“起舞”难

  自2018年以来,富士康接连陷入裁员风波:2018年11月,有媒体报道富士康裁员34万名员工;2019年年初,又传出富士康削减5万名员工的消息。富士康此前回应34万裁员消息表示,此次裁员范围包括富士康集团体系下数百家公司,并不仅仅局限于富士康本身。

  事实上,受iPhone销量低迷影响,富士康去年12月营收为6193亿新台币(约合201.2亿美元),同比下滑8.3%。这也是自去年2月以来,富士康首次出现月度营收同比下滑。

  富士康方面表示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主要是因为消费类产品需求下滑,其中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苹果的iPhone,特别是新iPhone在市场整体表现的不给力。

  富士康是最早体验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滋味的,此前在2016年苹果面临囧境的时候,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的财报显示,2016年收入为新台币4.356万亿元(合1363.8亿美元),同比下滑2.81%,自1991年上市以来,这一次是首次下滑。

  郭台铭率领着富士康,近年来在转型的主干道上不断尝试。从30多年的传统代工制造企业,转向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推进工业互联网转型,甚至被郭台铭视为褪去身上“代工”标签的关键方式。

  郭台铭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工业互联网在集团内部推行的成效显著,富士康也将借助大数据、AI及自动化技术成果进行转型发展。”

  然而,百万员工体量的富士康——这头大象能否实现轻盈跳舞?

  去年6月,作为独角兽IPO绿色通道首吃螃蟹的工业富联,36天快速“过会”,募集资金271.2亿元全部获批,当时的业内一片哗然,但其上市后股价表现却如过山车,股价仅过三个涨停,便掉头向下几近破发。

  3月29日晚,工业富联发布2018年年报。报告显示,工业富联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4153.78亿元,同比增长17.1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69.02亿元,同比增长6.52%。

  虽然以“工业互联网”概念自居,但是无论是营收增幅还是净利润增幅,工业富联的这份答卷都不算太令人满意。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全年,工业富联员工由26.9万人减少至25.2万人,其中生产人员由20.3万人减少至18.5万人。业内人士分析,工业富联生产人员的减少,一方面与公司的裁员传闻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工业机器人的运用有关。

  值得期待的是,2018年工业富联累计研发投入89.99亿元,同比增长13.43%。截至2018年12月31日,工业富联共拥有有效专利3736项,其中报告期内公司累计新增专利1406项,主要集中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和科技服务领域。此外,还在5G及智能化取得一系列突破,具体包括5G通信网关、边缘计算服务器、高性能计算和智能数据中心、传感器、智能控制器等。

  蓝思科技:撕掉“苹果标签”

  “以前很多人给蓝思科技贴了一个‘苹果’的标签,都觉得苹果不好,蓝思就不会好。但是,实际上华为在今年一季度已经成为公司的最大客户。而且,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领域,蓝思科技全部都有涉及。”近日,一身红衣亮相2019互联网岳麓峰会的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说。

  周群飞开场就谈起了人工智能在蓝思科技的发展,她表示,蓝思科技主要在机器换人、数据收集及供应链管理上应用到人工智能。

  靠苹果起家并坐上“中国女首富”(前)的周群飞为什么急于撕掉“苹果标签”?

  时间拨回2015年。作为三星、LG、富士康的大供应商,特别是凭借来自苹果公司的营收占47%以上的闪亮数据,刚刚登陆创业板的蓝思科技旋即受到投资者追捧。周群飞直接或间接掌握着蓝思科技逾八成股权。凭借着高比例持股和蓝思科技曾经在二级市场的高歌猛进,过去三年周牢牢霸占着胡润中国女富豪榜的前三名。

  有数据表明,蓝思科技已成为大中华地区苹果产业链公司中损失第三惨重企业。2017年10月,蓝思科技市值曾创下1077.6亿元纪录,但截至目前,该公司总市值仅剩254亿元,与欧菲科技的248亿元相差无几。按照蓝思科技目前的市值水平,周群飞身家已缩水至203亿元。

  在今年3月26日华为的新品发布会上,华为发布全新消费级旗舰机P30、P30 Pro。作为华为P30系列前后盖玻璃的核心供应商,蓝思科技在玻璃盖板的配色及性能上做了诸多大胆创新,在此次新品发布会上可谓大出风头。

  长盈精密:“阵痛期”还要多久?

  长盈精密也一直被市场归类为苹果概念股,去年首次成为Macbook金属外壳供应商,其投资3.4亿元控股广东方振(持股比例51%)主营业务为硅胶结构件,也是苹果的零部件供应商。也是因为苹果,广东方振亏损大。

  整体来看,2018年在手机产业下行的大环境下,许多龙头企业都面临相似问题,产业转型的阵痛又是必经的。

  3月31日,长盈精密发布2018年财报,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86.26亿元,同比增长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46.57万元,同比下滑93.26%。

  长盈精密的“阵痛”从高层的动荡可窥见一二。2019年1月4日,长盈精密发布公告,披露新的人事任命事宜,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双双更替引发“高层震荡”。

  当前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持续下滑,供应链厂商业绩难振,尤其是主流品牌手机厂商纷纷取消金属后盖,精密结构件厂商业绩出现大滑坡。即使背靠苹果MacBook和国内一线品牌终端厂商,长盈精密的外观件业务也难以改善。

  基于此前长盈精密在精密结构件等领域的转型业绩并不理想,长盈精密新增了新能源汽车零组件业务和机器人业务,但其机器人业务也不达预期。

  为了缓解“阵痛”,长盈精密瞄准了智能穿戴领域。近期,三星发布了一系列可穿戴设备,其中包括售价为199.99美元Galaxy Active新智能手表,而此款智能手表的金属壳供应商就长盈精密。

  除智能手表金属壳外,长盈精密在智能穿戴领域的布局还包括TWS耳机、触控笔等多类产品的零组件。长盈精密年报显示,2018年在可穿戴设备、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电子书、智能音箱、智能家居等非手机产品零组件上,均有多个项目批量出货,对手机市场的依赖进一步降低。

  伯恩光学:IPO推迟

  2018年11月19日,伯恩光学宣布推迟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原因是近期股市出现抛售。与此同时,有报道称伯恩光学因销量下滑问题裁撤员工万余人,导致其位于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的厂区遭员工围堵,向其讨要说法。

  2015年春节后的那场“史上最牛招聘”还历历在目,那一年是伯恩光学招工最疯狂的一年,工厂提供了足足2万个岗位。然而时过境迁,2018年11月,伯恩光学被曝出一夕之间减去5000名临时工。

  作为苹果最大的触控智能手机屏幕供应商,苹果在全球销售的iPhone和Apple Watch产品中,有50%以上的产品采用了伯恩光学的零部件。

  杨建文表示:“最新款iPhone销量低于预期可能会对伯恩光学的出货量产生负面影响,但苹果并不是该公司的唯一客户,我们还有三星和华为等其他客户。我们将在明年监测市场情况,如果市场复苏,我们将重新考虑上市计划。"

  好在除了苹果之外,伯恩光学客户体系还包括三星、华为等多家国内外一线终端品牌,也正因得到这些客户的青睐,眼下大大缓解了苹果砍单给伯恩光学带来的冲击。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