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观点】德国工厂的工人为什么愿意在同一家工厂里干一辈子直到退休?

2019-02-01 10:45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5418
分享到:

摘要德国人、日本人为什么愿意在在一家工厂里干一辈子?不少网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小编选取一些比较精彩的观点与各位社友分享——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几年前我们做一个较大型的工程项目,我们供应的一条线,核心部分来自德国,其他非关键和配套件部分来自中国的合资工厂。

  在系统安装调试期间,中国合资厂抽调了2名工程师和5名工人,德国公司就来了一名接近50岁的服务技工:汉斯。汉斯在中国干了约五周的活,我有机会见证了他和中国工人一起干活的一些情况,我觉得能够很大程度上说明为什么有些德国工人能够且愿意干到退休。

  汉斯从德国到中国工地,是和德国总经理一起过来的,德国总经理要到客户工地参加一个开工仪式,他们都乘坐的是经济舱,企业高层和最基层的的工人都乘坐的是经济舱。我们合资公司的总经理也参加这个开工庆祝仪式,虽然是短途,但他仍然按照制度乘坐公务舱,我们的工人当天同时到达,乘坐的是动车,按照公司的差旅制度,他们这个层级的要乘坐动车的一等座都要特批的,更别说飞机的公务舱了.....

  汉斯和他们的总经理住的是市区的五星级酒店,我陪同我们合资公司的总经理也一起住这个酒店。按照公司制度,我住这家酒店还有点超标,但是考虑期间要开会和照顾两个老外,我也就一起住这一家酒店。我们合资厂的工程师和工人很懂事,就在靠近工地的地方住进了一家莫泰168,还是两个人一间,目的就是节省费用,当然我知道他们有一些办法来弄一些发票,在报销的时候又变成了一个人一个房间情况。

  第一天晚上,因为需要把中方和德方的人员集中到一起,大家互相认识,同时把接下来的工作的计划一起聊一下,合资厂七名小年轻放下行李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这家五星级酒店,晚上一起用晚餐。吃饭的时候,汉斯和他的大BOSS坐主宾的位置,我们合资厂老总坐主位,我们其他人很识相地各自按照职位高低程度坐定。吃饭桌上,汉斯没有给他的老板敬酒,也没有给他的老板倒茶,也不给他的大老板盛汤。倒是我们的一名销售,眼力好,不停地倒水劝酒,张罗个不停。其他的工程师和工人都要站起来,双手端酒,先干为敬,一个个把该演的戏给演足了。到吃好饭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工人不胜酒力还喝醉了。

  第二天上午开开工仪式,领导讲话,汉斯和我们的人员一起做会议的听众,办了一些必要的施工手续后,就回他的酒店休息了,我们的工程师和工人也回了他们的168。

  第三天,汉斯正式开始干活,他从集装箱中取出和货物一起发过来的大工具箱,工具箱足足接近半个立方米,里面有他干活所需要的每一样工具,每一件工作文件,汉斯自己带过来的就是一把工具箱的钥匙。我们合资厂的工程师和工人,除了电脑和几把螺丝刀,基本就是是空着手过来的,一位电工带了一个万用表还是坏的,不得不不停地借用汉斯的工具,搞得他还有点不高兴。

  汉斯平时工作像个陀螺不停地转动效率也挺高,除了中间喝一杯咖啡的空挡,但是下班的时间一到,汉斯收拾收拾锁好自己的工具箱,回自己的酒店了。五星级的酒店,舒适的床,温暖的热水澡,有很多选择的自助餐。就这样,吃了两个礼拜,汉斯也受不了了,嚷嚷着要吃西餐,我们只好安排一名工程师下班后带他到市区去找了一家西餐店换个胃口。我们的工人和工程师往往要加班到晚上八九点,然后在路边小店吃点面条米饭的,工人出差有一点补贴,但他们都要节省费用,舍不得在外面海吃乱喝。

  这期间,汉斯一个人完成所有的机电液和软件的调试工作。我观察了一下,除了汉斯基本工作技能比较全面之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们产品的设计和制造就很好地考虑了安装和服务的需求,产品模块化很好,机械连接和电气接线清晰有条理,要想搞错都不容易。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安装资料非常完备,具有基本的技能,能够看懂指导手册,按照指导手册干,绝大部分工作就能够干好。我们合资厂的工人,手里面除了产品合格证和部分指导意义非常有限的安装手册,啥都没有。碰到干不下去的时候,就不停地打电话,然后厂里面再去找资料,然后发邮件,再去上传和下载软件等等,耗费了很多时间,很多时间是花在等待、试错、沟通和重复工作上了。

  到了周末,我们合资厂的工人加班,汉斯也加班,但是汉斯加好班之后,都要找我签一个周末加班的记录单,他回去后,要拿着这个加班记录单去换调休或者要求公司支付他加班费。我们的工程师和工人都加班,但这是项目需要,加班就加班了,加班费也是没有的。要说调休,工人中没有一个人休完过全部法定年假,更别提要去调休了。年假没有休完,过期了也就作废了。

  中间有一天,汉斯罢工了。就坐在现场,拒绝干活。我赶快过去了解情况,原来汉斯认为现场安全状况不好。汉斯连比带划地和我讲,工地上吊装的师傅不按照规矩作业,吊带的放置错误,很容易出现事故,汉斯不允许吊车师傅起吊自己的设备。他和我们合资工厂的几位工人讲,工人也不懂,就打电话喊我过去,我之前在工地干过,一看就明白了。现场就像下面这个错误的吊装方法:

  我问几个站在几吨重设备旁的我们的几名工人,他们是否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在干活,几个年轻的工人一脸茫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发火。我不得不和他们解释为什么像上面这样的错误吊装方式,极容易出事故,一旦出事故,搞不好要机毁人亡的。在我和汉斯的坚持要求下,客户吊车师傅才不情愿地按照正确的方法实施吊装。

  汉斯一个人干所有种类的活,我们合资工厂的工人工作内容分得细,搞液压的搞不了软件,搞电的不搞机械。

  最后磕磕绊绊地完成验收,交钥匙,各种小问题基本上是我们国内的部分做的不够细致甚至错误。

  验收完成后,我请大家一起吃饭,为了感谢大家的努力,我买了10个运动手环,给每一个人发一个。看到我们的工人拿到手环后理所当然的样子,也没有个人说声谢谢,我没有忍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是我自己掏腰包给大家买的奖品,感谢大家完成了任务,公司是不会报销给我的......

  由于此前我们的两个工程师已经先行离开了,剩下的两个手环我就一起给了汉斯,正好他的两个孩子一个人一个,汉斯非常高兴。回国后,他用蹩脚的英语写给我一份邮件,上面写着:“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clock!”

  年来,我接触很多的中国工人,接触地越多,我越认同Manhunt: Unabomber里泰德卡辛斯基的一句话:他们想让你遵从命令,跟着他们,像他们一样,做一个温顺的绵羊,做一个俯首听命,绝对服从的齿轮,让你坐就坐,让你站就站,让你为了更多的薪酬、奖金,放弃你的人性和自由。

  从汉斯的身上,我看到,有一些德国技术工人,能够站着把钱挣了。尽管他们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譬如汉斯就离婚了,他有一半的收入需要支付给前妻和孩子们。但是,他工作有很大的自主权,能够相对灵活地安排自己的工作和时间,他非常看重自己的个人生活、工作场所安全和休息的权利,而且他知道他的这些权利很够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保证。

  来源:知乎网友 @红色蓝德

  坐标丹麦:

  车间常年26度,搬重物超过5KG必有机械辅助,干活不流一滴汗,一天工作7小时,每干1小时喝10分钟咖啡,B&O音响放爵士乐一整天,一年6周带薪年假,高级技工薪水和办公室经理同级。

  你给我一个不干到退休的理由,别说工人了,厂里扫地的都干了十多年了。

  来源:知乎网友 @业界砖家

  不过也有网友在不同角度给出看法——

  不用说德国工厂了,就两天刚看的川普打脸新闻,说通用汽车关了在美国的若干个厂子,两万多名工人失业。采访的其中一个,是通用的骨灰级员工,通用的厂子搬到哪里,他就举家跟到哪里,历经美国的几个州,还有英国。然而,最终还是失业了,面对镜头他哭得很伤心。所以为啥愿意干到退休?因为传统制造业正在升级,传统技工的工作越来越难找。这次通用关厂子,就是因为通用的新战略是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所以原来流水线上的工人都成了包袱。为什么说是川普的打脸新闻呢?因为他竞选时承诺要把当地的工作找回来,现在倒好,曾经的工作岗位不仅没找回来,工人们已有的工作也丢了。

  来源:知乎网友 @么西么西

  我觉得大部分答案都没有提到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教育体制。

  德国的教育和中国不一样,中国基础教育阶段有九年,到初中毕业才开始分流,一部分进入高中继续学习,另一部分进入高职。而德国的基础教育只有四到六年,德国实行“十岁分流制”,也就是学生在十岁时就要做出选择,到底是升学还是接受职业教育。从这个时期开始家庭经济条件不同的孩子就已经开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接下来的教育也基本是学职双轨的,中期教育时界限就已十分明显。职业预校、实科中学和文理学校之间尽管有着转学制度,但是真实情况下学生想要转学还面临诸多障碍,因为这几种学校的学生多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有各自的圈子,阶层分化较为明显。

  而进阶教育阶段,也就是为进入高等学校做准备的阶段,德国职业教育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双元制,学校学习之外还要进入企业接受培养,这时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和文理学校的学生所学内容差异已经非常大了,两者之间无形的壁垒已经形成。职业教育的学生进入高等教育阶段,一般是进入应用技术大学学习,专业性较强,学业的传授也一般是师徒制的,导师和学生就像师傅和徒弟。

  应用技术大学和综合大学相比,第一个在学术研究方向上不同,第二个没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综合大学和应用技术大学之间有着极深的鸿沟,尽管近年来在弥合,但是这个传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所以,如果你从十岁就开始接受职业教育,一直到高等教育阶段学的都是某个专业某一门技术,你进入工厂工作,不干到退休,你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高赞答案说的工厂工人待遇高只是一个方面。西方社会的阶层固化也是我们要看到的。可能会有杠精说人家德国顶尖人才比中国多多了,人家教育体制肯定比中国强。说这种话的人不如去读一读有关芬兰教育改革的论文,芬兰教改之前实行的也是德式的学职双轨和十岁分流,后来开始全面贯彻九年义务教育,之后芬兰教育开始突飞猛进。

  德国是有优秀的地方,但不一定什么都是好的。我到现在也没见过德国的完美下水道和埋藏许多年的油纸包是个什么样子……

  来源:知乎网友 @洙南邾北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