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专访】吴丰礼谈拓斯达持续成长的管理哲学

2018-04-19 09:20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34389
分享到:

摘要2007年,一位“80后”用50万元启动资金,携不到20个人的初创团队,从注塑工艺开始切入,创立了一家提供工业自动化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潘敏瑶】2007年,一位“80后”用50万元启动资金,携不到20个人的初创团队,从注塑工艺开始切入,创立了一家提供工业自动化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

2017年2月9日,这家企业在深交所敲钟上市,成为了2017年第一家从新三板转战创业板的企业,也是广东省首家创业板上市的机器人企业。

更为有趣的是,这家企业的创始人虽然出身军旅,却笑言他的管理哲学是无为而治,对内对外均如此,不刻意强调自己有什么,而是以员工和客户为中心。

拥有这些鲜明标签的企业正是拓斯达,而这位“80后”正是吴丰礼。

1524101059744485.jpg

拓斯达董事长吴丰礼

人们常说,创始人是企业的一面镜子,理解一家企业的成长基因与路线,一个重要的维度便是观测创始人的成长和选择。

从50万的原始资本到2017年7.64亿元的营收,十年拓斯达正“从马背走向庄园”,这蕴含着吴丰礼的思考、蜕变,和一个理论体系与创业实践共生共长的过程。

■ 选择一:锻造既是“外向”,也是“内向”的性格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做什么?我到哪里去?

这些终极哲学问题困扰了我们几千年,人类穷尽所有智慧,都没有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各类哲学家无不为此伤透了脑筋。

而对于拓斯达,吴丰礼也在积极寻求答案。在他看来,“我是谁?”即是回答公司的定位:拓斯达是以工业机器人为核心的智能制造生态圈,打造系统集成+本体制造+软件开发+工业互联网四位一体的智能制造综合服务商。

拓斯达的宗旨“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则是回答了“我从哪里来?”的问题。“我要做什么?”即围绕客户需求展开的工作方向。“我到哪里去?”则是公司的愿景——让工业文明回归自然之美。

“别人怎么看拓斯达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拓斯达能为客户提供什么。过去我们一直是提供解决方案,所以外界把拓斯达定位为集成商。其实方案中的大部分硬件是拓斯达自己的,在对六轴多关节机器人精度要求更高的情况下,会选择其他品牌的合作伙伴,但实际上在方案中所占比重很小。”吴丰礼强调。

“企业要先把细分领域做专,随后因为客户分布在不同行业,每个行业要把产品做出来就会有很多道工艺,如果只做其中一个工艺是无法全方位满足客户需求的,而打通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智能制造是为客户提供又专又全面的综合服务的前提。”吴丰礼笑言:“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比客户更懂客户。”

基于企业与客户的关系,吴丰礼认为,拓斯达的性格既是“外向”的,也是“内向”的。“外向”正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全心全意服务客户使然;“内向”则体现在修行者思维上。

在吴丰礼带领下的拓斯达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超越昨天的“拓斯达”。“这不是一个赛场上你输我赢的问题,而是‘共赢’。不管是在行业发展上,还是与客户的合作之间,我们不愿用博弈竞争思维去经营,所以拓斯达不去跟同行比较,更愿意强调自我的优化和成长,关注不断研发的产品和市场需求之间的匹配。”他进一步说道。

市场就在那里,当企业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极致,市场自然就会将选票投给你;如果国产供应链之间愿意团结起来,相互扶持,拓斯达愿意成为参与者和推动者。过去这么多年,拓斯达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

■ 选择二:以“求道之心”坚守修行者思维

在竞争者思维大行其道的市场中,如何建立健康的生态圈?这恰巧是挑战和价值所在。因此,拓斯达提出了“求道之心”,选择了修行者思维。

吴丰礼解释,从平凡到卓越就是一个自我雕琢的过程。术业有专攻,各个领域都有自身的规律和专业水准,我们称其为“道”。这个求“道”要求有不断精益求精,长期专注追求完美的匠心。

为何“求道”?吴丰礼表示,拓斯达明确提出“不做英雄,不做专家,只做有结果的赢家”。求“道”不是为了别人的赞美,不是为了虚荣的鲜花和掌声,更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而是为了通过让自己的技艺更完美的同时,更好的为客户创造价值,成为最终达成目标、有结果的赢家。

吴丰礼对“赢”的感悟,不是打败对手的赢,而是达成目标,挑战自我的赢。自我雕琢的过程是默默无闻的,一刀一刀刻下去的痛苦是深刻的,牺牲的代价是巨大的,但这是对自己专业的敬畏。在热闹的当下,专注于一门技艺的追求无疑是治愈浮躁的良药。

回归到拓斯达的发展轨迹而言,吴丰礼指出,要用修行者思维替代竞争者思维,从习惯于攻城掠地骑士文化的“马背上”,走向农耕文化建立生态体系的“庄园”里,促进企业文化与制度体系的融合,完成现代化企业治理的过渡。

■ 选择三:用组织成长的确定性,应对市场周期的不确定性

目前,国外机器人行业已形成健康的生态链,零部件、本体、系统集成三者之间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而在中国,本体商可能会找十几家代理商,代理商会同时代理几个品牌,结果三者互不信任,相互拆台,恶性竞争。我们正处在市场不成熟阶段,还需要形成一个良性竞合机制。”吴丰礼指出。

在无法将整个生态整合起来的现状下,拓斯达只能打造一个相对闭环的产业链。一个企业无法改变市场,只能将厂房之内的事情改变,但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企业需要有抵御风险的能力。所以,在保证企业外面有几道防火墙的同时,加强内部的良性循环。

为深入突破机器人基础技术,拓斯达组建了一个内部机器人研究院。研究院的团队成员甘于做好后方阵地的技术支援,在核心运动算法、视觉、工业物联网信息技术的研究上有序推进。吴丰礼坦言,这些研究不一定马上能转化成产品、创造价值,但却是必不可少的沉淀和孵化。

市场与机器人研究院的关系为“一拉一带”,市场提供拉动力,客户需求在牵引,研究院的驱动力则推动了机器人产业和集成板块往前走,基础技术的孵化反过来进一步加速研发的活力。

“让组织成长的确定性,应对经济周期的不确定性。”吴丰礼道出了在容量不断增大的机器人市场中,真正实现“快”与“稳”平衡的核心。

在评价拓斯达上市一年多以来的发展时,吴丰礼用“一如既往”这四个字来概括,外界认为的高速增长实质上是拓斯达按照自身的幅度在走,跑道和战术既定之下,“快”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2007年创业,2008年就碰上金融危机,因此大环境好坏对于拓斯达来说都差不多。”吴丰礼说,市场会有起落和周期,但企业的组织在良性成长时能抵消行业周期的影响。

后 记

吴丰礼不止一次提起,他最大的爱好是跑步。也许,真正喜欢跑步的人,并不会去在乎天气,不管是刮风、下雨、出太阳,只管一如既往去跑。

1524101391112512.jpg

用吴丰礼自己的话来说:世界太快,奔跑只为不被甩得太远。奔跑过,才会怀恋身后的脚印。

同时,他也在不断自省:“坚持”不一定能变得更好,也可能让人不经意掉进舒适区。保留偶尔的警觉,在逐渐习惯的时候换个方式和自己较劲。

相信,吴丰礼进入湖畔大学进修,正是他觉察舒适区并果断跳出的奋力一跃。

在未知区信心被击溃,系统重装试运行,在屡次纠错中重建信心,然后再在更高层次的挫败里被击溃,然后再出发……所谓赤子之心,无非是一直从零开始,重要的是一直有“然后”。

正如马云在湖畔大学录取通知书中所写,成为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需经受岁月的洗礼和世间的考验。在学习中反思“失败”,共同探索未来。

至于拓斯达式的持续成长管理哲学,笔者更愿意用16个字来概括:得之坦然,失之淡然,争其必然,顺其自然。祝愿吴丰礼学成归来,沉淀为能影响和改变未来中国经济、令人尊敬的企业家。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