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订阅服务机器人官方微信

订阅人工智能官方微信

【视点】被国外垄断的中国机器人市场,谁最有望充当破局者

2017-09-12 17:02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4814
分享到:

摘要据悉,中国最大的劳动力密集型工厂富士康,现在已经布局了超过4万台工业机器人,机器换人的三步走战略已经进入到了第二步的深化阶段。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今年以来,无人超市、无人酒店、无人驾驶车、无人工厂……各种人工智能黑科技的刷屏频率是越来越密集了。

  先带大家重温一下两座最近火爆朋友圈的无人工厂视频。

  第一个是无人饺子工厂。

首先是和面,做成饺子皮

然后是包饺子

分装打包

低温速冻

封装

最后装箱子准备运往全国各地

一气呵成有没有?

还有下面这个,无人快餐工厂。

自动淘米、煮饭、炒菜

将饭和菜分别装到餐盒里

密封打包

等待发往全国

  三年前,谁曾想过这些黑科技会这么快的就渗透进我们的生活?

  据悉,中国最大的劳动力密集型工厂富士康,现在已经布局了超过4万台工业机器人机器换人的三步走战略已经进入到了第二步的深化阶段。

  2015年的时候,世界上每生产4台机器人就有一台在中国,到今年,这个数字增长到了每3台就有一台。

  按照目前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的时候,世界上一半的机器人都将布局在中国!

  十年前房地产大发展的时候,曾经流传一个笑话——

  世界钢铁产量排名,第一中国(不包括河北省),第二河北(不包括唐山市),第三唐山(不包括瞒报产量)。

  或许也不算笑话,因为那时候的中国钢产量超过了世界的50%。

  而在这个十年,中国土地上最大的奇迹,则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高科技产业的飞速发展,三年之后,类似的笑话将会被移植到机器人产业。

  当然,目前的中国高端机器人市场,仍然被所谓的机器人四大家族垄断着。

  瑞典ABB、日本发那科、德国库卡、日本安川。

  哦,对了,库卡已被美的收购,后者上半年又收购了一家以色列机器人软件公司Servotronix,正在图谋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化工业集团。

  当然不止美的,在A股的上市公司里,我们就曾分析过汇川技术、海康威视、巨星科技等多家公司在机器人领域的布局。

  今天的主角,埃斯顿(002747),则被誉为A股的小发那科。

  1

  日本发那科,是全球机器人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

  根据2015年的年报,发那科的毛利率超过50%,净利率超过25%,比四大家族的另外三家都要高出一大截。

  之所以挣钱能力这么强,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发那科能够生产机器人的绝大部分核心零部件,比如伺服器、控制系统、机床等等。

  协同效应和闭环生态,使得发那科的成本控制能力和议价能力都超强。

  国内的机器人公司这几年在政策补贴潮流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但老实说,其中绝大部分都不过是投机之辈,惦记着那点补贴资金罢了。

  能够有点本事,打进高端市场的本土机器人公司,放眼神州大地,实在少得可怜。

  即使号称是国产机器人的“四小龙”(新松机器人、埃斯顿、埃夫特、广州数控),也未必尽如人意。

  比如新松机器人,号称本土机器人行业的龙头,A股名字干脆就叫“机器人(SZ,300024)”,噱头十足。

  但实际上呢,新松的业务集中在中下游的本体组装和系统集成,技术含金量并不高,能够做类似业务的公司中国少说也有几百家。

  而埃斯顿,核心竞争力却是高端的六轴机器人(销量占比在50%左右),这一块能做的本土同行屈指可数。

  并且,埃斯顿的机器人零部件,80%都是自己研发、生产的,这一点也跟发那科很像,什么伺服系统、控制器、传动系统、算法,绝大部分都是自产自销。

  关键零件中,只有RV减速器是采购日本的纳博特斯克,因为采购量大,已经成为了纳博特斯克在国内最大的客户,议价权也就出来了。

  我们对比一下两家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

1505207171540762.jpg

  新松的近年研发投入占比一直徘徊在4%上下,而埃斯顿却保持在9-10%之间,高出了一倍之多。

  一个简单的数字,就将两者的本质区分开来了,后者是一家典型的科技驱动型公司,而前者不过是一家传统劳动密集型的组装工厂罢了。

  正是这种本质的差异,导致了在本土机器人高歌猛进的2017年上半年,两家公司的业绩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机器人,营收同比增长15%,扣非净利同比增长1.35%;

  埃斯顿,营收同比增长71%,扣非净利同比增长57.82%!

  谁才是本土机器人行业的龙头,一目了然。

  2

  埃斯顿之所以被认为是小发那科,除了都是专注于高端领域,拥有相对完善的上游零部件研发能力,成长路径也极其相似。

  发那科成立于日本战后的1956年,最早是做步进电机的,然后切入数控机床领域。

  随着日本工业化需求的起飞,发那科到1971年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数控机床生产商。

  接着,IT革命来了,发那科敏锐的意识到其价值,在全行业中最早将硅谷的芯片和软件技术引入到机床领域,于是就成了“伺服系统和控制器”。

  看看下面这张图。

1505207143751691.jpg

  机器人产业上中下游,分别是核心零部件、本体生产商、系统集成商。

  下游系统集成商的门槛在于对市场需求的理解,技术要求不高,竞争激烈,中游纯粹就是个组装厂,门槛更低。

  这两环节其实毛利都不高,难就难在上游的核心三大件:减速器、伺服系统、控制器。

1505207118710879.jpg

  以伺服系统为例,2013 年度,以安川、松下、三菱为代表的外资品牌占比超过80%,国产品牌市场份额尚不足 20%。

  而发那科,因为是做步进电机,也就是减速器起家的,又在业内最早研发伺服系统和控制器,一下子就集齐了三大件。

  垄断了上游零部件,再向下延伸,就相当于顺水行舟,降维打击!

  埃斯顿也有着类似的发展路径,和绝大多数本土机器人公司都不同,他最早就是做机床数控系统出身的。

1505207097691572.jpg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数据显示,到2013年的时候,埃斯顿的金属成形机床数控系统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达到了88.92%。

  已是极致。

  随后,他将触角蔓延至电液伺服领域。

1505207070577061.jpg

  正如我们所知,伺服系统基本是外资品牌的天下,能够打进这个领域的本土公司极其有限。

  而凭借着高研发投入和专注,埃斯顿做到了。

  目前,国内金属成形机床领域的主要厂家基本都成了埃斯顿的客户,其数控折弯机和数控剪板机的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 70%左右。

  更重要的是,从机床数控系统到机床电液伺服系统,埃斯顿完成了一次质的跨越,工业机器人行业的大门已经为他敞开了。

  所以,从2012年开始,埃斯顿正式大步跨进工业机器人领域。

1505207048641014.jpg

  事实上,到2015年的时候,埃斯顿工业机器人业务的营收也不过7884万元,占比仍然很小。

  但是当核心技术突破了,其他的一切都迎刃而解,你能体验到什么叫势如破竹。

  这一年,其机器人业务的增速是98.55%。

  3

  上市之后,趁着国内机器人概念的火热,埃斯顿成功的募得了一大笔的资金,这给了他成为“中国发那科”的雄心又多了一对翅膀。

  2016年2月,收购从事机器人3D视觉技术研发和生产的意大利Euclid Labs SRL,在机器视觉应用方面做好技术储备;

  2017年2月,全资收购英国TRIO,后者在工业自动化和运动控制领域深耕近30年,高精运动控制器是它的强项;

  2017年4月,入股BARRETT,后者专注于微型伺服驱动器(5cm大小)、人机协作智能机器人和医疗康复机器人研究与制造。

  国内方面,2016年收购了上海普莱克斯和南京锋远,主要为了扩张下游产品线,切入主流的汽车整车厂客户。

  目前,埃斯顿的客户包括海尔、格力、海信、华为、众泰等厂家。

  六轴工业机器人产能只有2,000台套,新厂房建设中,预计19年运行,一期是5,000台套的目标,远期产能是15,000台套。

  8月29日,埃斯顿发布2017年中报,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19亿元,同比增长71.46%;净利润为4011.74万元,同比增长79.56%。

1505206994241690.jpg

  其中,工业机器人的核心控制功能部件,运动控制及交流伺服系统销售额同比增长达50%以上。

  工业机器人业务的营收数字,同比增长274%!

  金鳞岂是池中物。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