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常州会议】专访谭建荣:以提升独立思考能力解决结构性矛盾 政策应“授企以渔”

2016-10-19 18:29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12132
分享到:

摘要行业的结构性矛盾缘何如此突出?核心零部件质量怎样实现质的提升?政策为什么应该“受企以渔”……来听听中国工程院院士谭建荣是怎么说的。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杨阳】导语:

  行业的结构性矛盾缘何如此突出?核心零部件质量怎样实现质的提升?政策为什么应该“授企以渔”……来听听中国工程院院士谭建荣是怎么说的。

1476873375149167.jpg

  产业结构性矛盾突出   企业需提升独立思考能力

  高工机器人网:目前,机器人国产化是否有实质性进展?

  谭建荣:是有所进展。目前国内机器人应用确实很热,但是大部分还是属于系统集成,真正核心部件的研发还是不够,但是已经起步了。

  高工机器人网:从行业角度来看,中国的控制器伺服电机品质的提升情况如何?

  谭建荣:在核心零部件的品质提升上,确实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当下我国制造业面临的现状是低端产品的产能过剩,高端产品的核心研发能力严重欠缺。虽然机器人属于智能型高端制造行业,但低端产能过剩的端倪已现,同质化竞争的问题已经不容忽视。

  这样的现状究其渊源,自然与我国长期以来片面追求GDP增长、强调量的产出,而没有把质的提升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有密切关系。比如很多地方都在大搞产业园区,确实产业集聚可以产生集聚效应,但另一方面也容易导致产能过剩的问题。

  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可以从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入手。从现状来看,我对“机器换人”这个契机寄予了很高的希望。既然一众企业都希望进行“机器换人”,那与其在换人后生产原来附加值较低的产品,不如借此契机让公司的产品升级换代,加大对高附加值产品应用实现方面的投入。

  当然,从意识层面来说,目前企业存在的大问题还是对实际不够重视,惯于抱团一哄而上。鉴于此现状,我还是希望机器人企业有更多的独立思考,对自身发展有更长远的定位。

  高工机器人网:那这样看来,行业的结构性矛盾很突出?

  谭建荣:应该说这个矛盾还是突出的,结构调整提了很多年,但这是一个需要长期改善的过程。我们现在具备核心技术和进入门槛的产品还不多,大部分是低端产品,刚才我也提到了。这可以和你们媒体行业进行类比,就是大家都在办报产出内容,但是能够写出真正有特色的内容很不容易,需要很多的调查和沉淀,有足够的信息量加上合理的思维逻辑才能产出真正有借鉴意义的东西。做产业也是一样,需要做出自己的特色,与同行有差别的核心技术,从而形成自身不可替代的竞争力,这样才能创造价值。

  与先进的制造业国家相比,我们在结构性优化方面确实还有欠缺,当然也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政策应该“授人以渔”  而非“授人以鱼”

  高工机器人网:机器人这块的政策空间还大吗?

  谭建荣:我还是认同李克强总理提出的“让市场来配置资源”的观点。现代市场经济理论比较强调市场配置资源,这个是主流趋势。

  在说政策补贴之前,我们首先得思考一个问题:政府对企业补贴的资金也是来自于纳税人,实际上是属于社会资源的再分配,以及政府对要素收入进行再次调节的过程。既然是纳税人的钱,就需要对纳税人负责,进行资源的有效和合理配置。

  如何才能达成预期?就需要有效果评估。同上市公司对股东需要负责一样,政府对企业投入也需要对纳税人负责,这就涉及到投入和产出的问题,而且周期不可能过长。但另一方面,据我了解,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往往存在有一个共性问题,就是胆子较小,很难迈出步伐,我可能无法判断这里面是否存在道德风险,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当有外部保障时,往往容易造成内部的保守和思想枯竭。

  高工机器人网:那这意味着在政策上是应该趋于保守?

  谭建荣:也不完全是。智能制造是资金和技术均密集的行业,所以对于企业来说自然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但在制度设计上,我认为还是“授人以渔”好过“授人以鱼”,补贴要用于长远,进行战略性的规划,比如说行业共性问题、共性技术难题,以及基础研究。这里还是要强调对于教育业的投入,其实我们缺核心技术也好,缺竞争力也好,本质问题都是缺乏人才。而人才的本质在于教育,但我们现在教育也有产业化的趋势,也讲求时效、投入产出,这个思维是不对的。教育本身应该以人为本,以个人的素质和能力发展为核心,是国家的百年大计。只有真正把教育做到名副其实,才能培养出真正的创新人才,这些都是需要政府部门竭力思考的。

  说回机器人行业,现在确实不能急,我们不要想有政府补贴就能马上怎样,还是得踏踏实实的沉下心,不断在本质问题上寻求突破。“中国制造2025”就体现了这个精神,用时间来掌握制造领域的核心技术,政府应该鼓励失败、允许失败,允许探索和试验。

  此外,也应该改善我们的经济结构,要将重心放于实体经济上,不然如果在虚拟经济领域更加容易获利,对于有生存压力的青壮年来说太有诱惑力。设想下,作为理性人,如果在一线城市炒一套房可以赚到自己工作几十年都赚不到的收入,有几个人还愿意真正因为热爱而搞研发、做实体?这样是不合理的。应该从制度设计的角度鼓励青年人踏踏实实,少搞投机。

  高工机器人网:您在江苏常州这边的团队主要是做哪一块的?

  谭建荣:主要做数字化和智能化智造方面,应用这块也是有的,已经做了几个项目了,主要帮助企业提升技术含量。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