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常州会议•圆桌论坛】智能制造“瓶颈”如何破?众大咖唇枪舌战态势激烈

2016-10-14 09:36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14949
分享到:

摘要12日,在由常州市政府主办,高工机器人承办的“2016常州·长三角智造峰会暨高工机器人产业洽谈会”上,围绕“智能制造”概念的圆桌对话讨论激烈。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廖文清】智能制造”概念提了这么久,但是争议也一直不断。在“中国智能制造2025”大背景下,智能制造目前还需要突破哪些瓶颈?机器人企业都在做哪些努力?
  
  12日,在由常州市政府主办,高工机器人承办的“2016常州·长三角智造峰会暨高工机器人产业洽谈会”上,围绕“智能制造”概念的圆桌对话讨论激烈。
  
  本次圆桌对话由高工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博士主持,参与圆桌对话的嘉宾阵容庞大,分别是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先生、苏州大学机电学院院长孙立宁教授、安川首钢机器人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曾孔庚先生,上海新时达集团常务副总裁蔡亮先生、欧姆龙自动化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许卫华先生、西门子工业软件大中华区的咨询总监王昕先生、优傲机器人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苏璧凯先生、上海ABB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区销售总监邓奇先生、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经理张帷先生、上海纳博特斯克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军先生,以及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裁曹敏先生。
  
  话题一:智能制造的概念和应用需求解析
  
  张小飞:智能制造到底是什么?我们能不能用一句话把智能制造“核”是什么说清楚。
  
  蔡亮:智能制造顾名思义,智能是一种思维的形式,而在工业里智能的体现就是软件,软件是混合反映思维的一个核心。此外,智造需要一个整体,我们这些思想要通过碰撞碰出火花来,所以智能制造是思想加上载体,软件加上硬件。
  
  曾孔庚:智能制造需要对我们的生产环境有所感知、有所决策,它是由软件、硬件、传感器等一系列的系统构成的。
  
  许卫华:智能制造的构成是硬件技术加上软件的技术,加上云计算的技术,互联网技术。不止是中国,整个全世界都在摸索阶段,希望和大家一起探讨,如何把这个智能制造真正的落地,如何提高生产力。
  
  王昕:我觉得智能制造重点还是在智能,包括个性智能和群体智能。单个的智能,有很多的机器人在用云计算、大数据分析来做。
  
  孙立宁:以我的理解,智能制造是一个人和智能机器组成的系统,是把能量流、信息流、产品资源的优化配置。“核”也有多层次的,技术层面更多的是感知,从装备的感知,生产过程的感知,到接下来的感知用于网络技术,软件方面我觉得是人工智能。
  
  曲道奎:我认为智能制造真正的“核”是数据,不管是智能也好,感知也好,我觉得还是数据,有大的数据支撑,真正的大的数据是未来智能制造的核心。
  
  张小飞:如何从应用需求倒逼智造产业链的整体水平提升?通过举例的方式,它倒逼需要产业链什么东西?
  
  蔡亮:刚才提到柔性不够的情况,技术上目前没有那么成熟,各种工件的变化,根据不同的应用有不同的要求,视觉和抓力可能是同样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说视觉,这个事情解决了以后很多问题就解决了。但其实各家都有各家的特色,以驱动出身的我觉得力更加重要一点,看视觉对我来讲就更难一点。我们也需要手拉手的行动,需要机器人企业一起合作,将问题解决好。
  
  曾孔庚: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这个问题,其实更重要的是分析哪些适合我们用智能制造。它看起来可以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做出来的效果并不是很好。我就是有这个体会,比如我可能用了非常大的投入、很多时间做出的自动化方案不一定是效果好的,是因为做这个智能化我们暂时还不具备条件。
  
  许卫华:如何来倒逼?技术上面不是大问题,可是为什么解决起来那么慢?可能如何把它简单化,能够简单运用也是需要考虑的。整个工艺和整个人把它连起来,这是目前最难的问题。所以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去做技术,找人才。
  
  王昕:第一步是数字化,把数据收集上来做一个初步的分析。第二步是智能化,数字化我们做到了,但是智能化还差很多。在智能化之前数据是基础,第一步要数据化,第二步才要智能化。现在大数据分析的核心还是模型。智能化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大的,让机器人通过这些大数据快速的变得智能。
  
  孙立宁:中国的智能制造是阶段性的。当前可能最重要的是一个劳动力型企业的转型问题,不转肯定不行。转的话应该怎么办?我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在当前的环境下怎么能够用最低的成本来解决实际问题。从技术层面本身来看,机器人本身存在设计的问题,始终没有很好的解决。如果从硬件上解决了以后,在控制方面的问题还会更难。
  
  曲道奎:不管工业4.0也好,智能制造也好,或者制造模式的变革也好,我们都需要看清当今机器人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现实。这应该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不管是在硬件、软件、智能、感知、材料来说,现在的人工,企业的承担能力,包括企业的人才匹配能力都是有问题的,但这又一个趋势和方向,不按照这个趋势和方向走,我们的技术驱动也好,市场的需求在倒逼着你。趋势和方向首先看看对不对,假如这个方向对了,你至少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再根据各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使命、特点,选择一个最适合你的定位。
  
  话题二:中国智能制造的瓶颈以及企业目前所做的努力
  
  张小飞:机器人本体在工厂或者说在消费者领域里面没有达到普及期望的原因是什么?是价格高还是别的原因?
  
  邓奇:我觉的根据我跟客户的接触,客户问得比较多的问题一个是价格,一个是应用,还有产品的售后服务,以及机器人的应用程序。我觉得价格不是第一位,更多是客户需求,主要还是价值。如果从我个人观点来说,一个是和客户的需求不匹配,客户的需求和我们提供的方案,客户觉得不是最好的,这个是主要的原因。其次是机器人能不能给他们带来价值,因为机器人放在那里不能用的话就是没有价值,如果一旦能够把它集成到工装上来,能够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这样机器人就具有价值,如果可以帮助他们在工位里面解决他们的问题,这是我们所擅长的。
  
  张帷:大的订单量比较少,在我们客户中,总体来讲每一个项目机器人使用量中小量还是占绝大多数。大多数客户是三四十台以下的。通常很多企业买个两台三台先进行一个观察。机器人企业所生产的产品种类很多,客户更多的是考虑先用某一种类的产品或者某一品类的产品进行机器人尝试。这个产品有可能是量比较大的,或者换人频率比较低的产品。
  
  张小飞:我们在去推广普及销售机器人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什么尝试?什么样的企业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
  
  张帷:不同的客户首要考虑的点是不一样的。B2B的模式更多的是群体决策的模式,你作为投资者和另外一个关键决策者的看法也会有些差异。未来国产自主品牌的机器人一定是要多往一线跑,找到客户需求。
  
  邓奇:不管是国产的还是国际品牌,主要是体现差异化,国产的品牌有国产的价值。价值是我们能够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打磨方案,这个打磨方案评估下来对他们是最优的,在价值方面是最划算的。
  
  杨军:我们希望能够为真正想做机器人的,想把中国的自动化继续下去的企业做好服务,如果他不断的坚持做,我们的资源会不断的提供给他们。在推向市场之前,我们会把产品的性能尽量做到最好。对于国产的机器人公司,我们的推广会面临很多的困难,这些困难包括配料问题,国内的其他配料生产厂商参差不齐,这个过渡时间比较长。减速机作为机器人的零件来说,市场比较大,后面面临的困难会比较多,我们不认为这个市场只有一两家才能做。
  
  苏璧凯:作为国外的企业,我们需要学习和突破的就是怎样将我们的产品本土化。如果客户只是简单考虑单价,拿传统机器人的卖价和我们机器人的卖价进行比较,我们当然会遇到价格高的问题,但是很多客户也开始认识到我们机器人的一些比较特殊的优势,比如说不需要维护,不耗电,系统集成工作可以做的更快,机器人更灵活,很容易从一个工作到另外一个工作,这是优势。节省成本之后,他们发现我们的产品的确是有竞争优势的。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